来自 文学 2019-06-15 03:2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奖网app下载 > 文学 > 正文

夜幕下的哈尔滨: 73

  八点刚过,王一民就来到了炮队街,当他拐进街口,走到离卢家不远的地方的时候,看见电线杆子旁斜倚着一个穿白仿绸对襟汗衫的中年人,正斜着眼睛往卢家大门那边看。王一民一搭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忙装成没看见他的样子,面向前方,把急步变成慢步,从容不迫地走着。但就在这时,他又发现在卢家大门对面,新修的那座二层楼前边,站着一个人,面容看不太真切,身形却很熟悉,原来又是那个花脸特务秦得利!难道有这样巧,肖光义又和他们撞到一块去了2 就在王一民发现秦得利的时候,秦得利也看见王一民了。他忙一扭身,躲到新盖楼房的青砖垛后面去了。从前那些青砖是零散摞着,不高,现在都整整齐齐垛在一块,有一人高了,把秦得利那瘦小的身躯遮掩得严严实实。

  王一民略一思索,立即打定主意,他加快脚步,直向砖垛走去。他已经走到砖垛前边了,秦得利还不出来,王一民并不想到砖垛后面去找他,只站定身形,对着砖垛后面说了句:“秦警尉,请走出来见见吧。”

  秦得利被叫出来了。他那花脸又憋得红不红紫不紫的,腮帮子上的瘦肉抽搐着,却强挤出一丝苦笑,对王一民像行礼又不像行礼地哈了一下腰说:“王老师,想不到在这里巧遇了。”

  “是巧遇吗?”王一民目光炯炯地逼视着秦得利说。

  “当然,当然……”

  “什么当然!”王一民伸手一指卢家大门说,“葛明礼在这院里看见过我,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住,又来找麻烦。”

  “不,不敢,不敢。”秦得利连连摆着手说,“您是玉旨一郎阁下的好朋友,阁下吩咐敝人的话至今还在耳边响。敝人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再对您无礼。”

  “那你躲在这里于什么?”

  “我,我是偶然在这路过……”

  王一民回身向后面一指说:“哪里还站着一个,也是偶然路过?”

  秦得利随着他的手往那边看,只见那个穿白仿绸对襟小汗衫的家伙正抻着脖子往这边看,隔得远,秦得利给他使眼色也看不见,急得秦得利磕磕巴巴地说:“他,他……我不认识呀!”

  “好吧,我马上就过去问问他。请你在这等着。”王一民说完拉了一个要走的架子。;

  秦得利忙一拉王一民说:“王老师,您,您何必这样呢,我,我……唉!”他打了一个唉声,又一跺脚说,“咱当明人不做暗事,我就对您实说了吧……”他刚要说什么,又贼眉鼠眼地往左右看了看,发现身后已经有两个行人站下听声,新楼上也有一个描眉打鬓的女人探头往楼下看,便伸手往马路对面一比量说,“能不能劳您驾过马路那边去说?”

  王一民点点头,举步就往卢家大门前走。等走到门前回头一看,这个秦得利却没跟他一块走。这家伙躲开大门,斜穿马路,贴着身子靠在大墙上,挤眉弄眼地向王一民招手。王一民只好走过去,面对着他站下,一眼不眨地直盯着那张花脸看。

  秦得利又丝哈了一声,往前探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说:“实不相瞒,我们是奉命在这办案的。”

  “办什么案?”

  秦得利眼珠子一转,把声音故意压得更低地说:“我们在追拿一名逃犯。”

  “什么逃犯?”

  “身份还没大弄清楚。八成是胡子,也备不住是惯盗。”

  王一民冷冷一笑说:“胡子,惯盗?这也归贵科管?”

  “这……”秦得利还要讲什么。

  王一民一挥手说:“好了,我们不要再谈下去了。请你立刻把你的人领走!如果等一会儿再发现有你们的人在这一带活动,就不要怪我无礼了!”

  王一民最后几句话声音大了些,惊动了院里的老田头,门一响,老头出来了。王一民一回身,一甩袖子,大踏步走向小门。老田头忙向门旁一站,王一民进院了。

  秦得利昨夜已经见过老田头,怕被认出来,忙一扭脸。可是老田头已经看清他了,他那张皮包骨的花脸太容易辨认了。

  “怎么回事?你又来了?”老田头往前走了几步对秦得利说,“要不要我去回禀老爷,出来再会一会你?”

  秦得利这时只好回过头来,狼狈不堪地挥挥手说:“不必了,不必了。”一边说着一边绕开老田头,慌慌张张地向街口走去。

  王一民进到院里,习惯地抬起头来向二楼东边一个窗口望去,就像在晴朗的月夜下举头望明月一样,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明月在何方。他第一眼就看见她正站在窗口前,向他凝望着。她的身后站着柳絮影,她们俩都微含笑意,面带春风。王一民那一直处于紧张的神经立刻松弛下来,就像狂奔了一段路程的人跳进温水浴池一样,整个身心都轻松了。他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底。她已经用表情传过来无声的信息:你的学生肖光义平安无事。她身后的柳絮影在为她做注释。你看,信息又来了,她的右手微微向西指着,头也向西边歪了歪。

  王一民随着她的手向西边一看,只见自己住的屋子开了半扇窗,冬梅站在窗后,露着半边脸,向他招着手。王一民心里明白了。他向东边窗口点了点头,加快脚步,向西楼门走去。

  王一民跑上楼梯,冬梅正从屋门口探出身子望着他。她见王一民脚步又急又重,便向他摆摆手,又指指卢秋影的屋门,把两眼一闭……王一民立刻明白这位少爷还没起床,便把脚步放轻了。

  冬梅站在门旁,把王一民迎进屋里以后,轻轻地关严了门,又回手把门闩插上,贴身站在门前,守护着。

  王一民一进屋,只见肖光义正从沙发上往起站,他趔趔趄趄,晃晃悠悠地挣扎着站起来,要扑向王一民。王一民忙快走了几步,一伸双手搀住了他。

  肖光义激动地握着老师的手,张口第一句话就是:“王老师,刘智先上学没有?”

  王一民点着头说:“他平安无事。”

  肖光义笑了。笑眼上却滴下两滴泪珠。

  “你们的情况刘智先都当我讲了。”王一民低头望着肖光义的腿说,‘称的腿受伤了?“

  “嗯哪。跳大墙时候摔的。”

  “哪条腿?”

  “左腿脚脖子。”

  王一民回手一招冬梅说:“来,咱俩搀他到床上去。”

  肖光义忙说:“王老师,上床干啥?”他指着那张宽大的长沙发说,“这不挺宽绰吗。”

  “不行,必须在床上躺直了,我要给你看看腿。”

  肖光义红着脸,不肯动地方。

  这时冬梅已经走过来,她忍不住地对王一民说:“王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您这位学生就是不肯上床。昨天夜里我想搀他到床上好好睡一觉,可他说什么也不干。坐在沙发上就不肯起来,没办法我只好走了。今天早晨进来一看,他还在这上睡着……”冬梅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王一民对冬梅摆摆手,止住她那源源不断的话头,转对肖光义说:“现在你必须听老师的,别再耽误时间了!”他的声音不高,却是命令式的。他又对冬梅一摆手说,“搀上床。”

  肖光义被乖乖地搀到床前坐下了。王一民蹲下身子去给他解鞋带。他穿的是一双赭石色的回力牌网球鞋,鞋已经旧了,在靠近鞋底的地方有汗溻的水渍,颜色暗黑。

  冬梅一见王一民去解鞋带,忙说:“王老师,我来。”她也动手去解另一只鞋带。

  肖光义脸更红了,忙往回蜷腿,一边蜷一边说:“不用,不用……再不我去洗洗脚……”

  “哪来那么些说道!”王一民一边拽住他的脚解鞋带一边说,“让你听话怎么总啰嗦。”

  两只鞋同时脱下来了,露出一双前边露“蒜瓣”后边露“鸭蛋”的蓝色破线袜子,从袜洞里探出来的两个大拇脚趾头用力往里佝偻着,蜷缩着,就像羞于见生人的小孩一样,要往袜子里边躲。

大奖网app下载,  冬梅忍不住笑出声来,忙把嘴捂住。

  肖光义连脖子都臊红了。

  王一民瞪了冬梅一眼说:“这有什么可笑的?穷学生,都这样。”

  冬梅一缩脖,笑声立刻止住了。她还是第一次遭王一民瞪视呢。她看着肖光义那像红纸一样的娃娃脸,心里一翻腾,忙低下头对肖光义说:“我,我不该笑。您也别怪我,其实我来这府上以前,连袜子都穿不上呢,脚趾头是在鞋外边露着。我笑是因为您……”她不由得一指肖光义那仍在蜷缩着的大拇脚趾头说。“您,您怎么不伸直了呢,那多难受啊!”

  让她这一说几乎把王一民也逗乐了。肖光义那两个大拇脚趾头接连着抽动了几下,不但没有伸直,蜷缩得更厉害了。

  王一民一挥手对肖光义说:“好了,别听这疯丫头的,快躺下吧。”

  说完动手去扶肖光义,冬梅忙一哈腰,抱住了肖光义的一双腿,就着王一民的劲儿,把肖光义放躺在沙发床上了。

  “整个身子要伸直,伸直。”王一民一边指挥着肖光义,一边用手捋着他直伸着的两条腿。

  这时冬梅忽然指着肖光义的腿,惊异地说:“哎哟,您的腿怎么一条长一条短?是左腿长。您,您原来就是瘸子吗?”

  “不,不是呀!”肖光义也抬起脑袋要看。

  王一民忙按住他说:“别动,别动!”又对冬梅说,“这正是他跌伤的症状,跌伤的腿长,是内筋出槽;如果变短了,就是外筋出槽,也叫肌腱移位。”说到这里,他伏下身对肖光义说,“我现在给你治,很疼,你要咬牙挺住,可以哼哼,别喊出声来。”

  肖光义忙答应一声:“是!”

  这时只见王一民伸右手抓住肖光义的左脚脖子,摸了摸骨缝和穴位,用手来回捋几遍,然后用力掐住,又伸左手托住小腿,往上伸屈了三次,然后运足了气,使足了劲,猛劲住上一推,似乎听见一声轻微的响声,只见肖光义嘴一咧,眼一瞪,豆粒大的汗珠子立刻从头上淌下来。但他却一声没吭。

  王一民头上也见汗了,他长出了一口气,放下肖光义的腿,望着他的脸,笑着点头说:“很好,你能挺住这一下,不声不响,就是一条硬汉子。”

  “我能挺住。”肖光义瞪着眼睛说,“老师,您再来吧。”

  王一民摇摇头说:“不用,完了。”

  “什么?您给我治完了?”肖光义睁大了眼睛问。

  冬梅也惊疑地问:“就这么几下,能,能行吗?”

  王一民微笑着对肖光义说:“你起来走走试试。”

  肖光义眨眨眼睛,坐起来,往床下下。冬梅忙要过去搀扶,被王一民一把拉住了。

  肖光义的双脚踏到地毯上,他疑疑迟迟地试探着往起站,站起来了。

  王一民间:“疼吗?”

  “不。”肖光义摇摇头。

  “往前走!”

  肖光义慢慢地举步了: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不晃也不摇,走得正正当当。肖光义一乐,加快了脚步,跑起来了,在地毯上跑了一圈,忽然一个高蹦了起来!

  冬梅竟也随着往起一蹦。如果肖光义是个女孩子,她一定会跳过去,抱住他。就这样她还是奔到他面前,惊喜地问道:“好了?真好了?”

  肖乐义张开嘴笑着,连连点头。

  冬梅双手一拍说:“哎呀,王老师真是神医!”

  肖光义忙跑到王一民面前,一猫腰,行了一个九十度鞠躬礼说:“王老师,谢谢您,我一会儿就可以去上学了。”

  王一民一摆手说:“不行……”

  王一民话没说完,忽然传来敲门声。真糟,光顾高兴地说话了,竟没听见有脚步声。王一民忙一指卫生间对肖光义说:“快进去!”

  肖光义一哈腰,抓起他的破网球鞋,像狸猫一样轻捷地钻进了卫生间。

  王一民见他关严了门,才对冬梅一指门说:“开。”

  冬梅去打开了门。

  进来的原来是卢淑娟和柳絮影。卢淑娟手里提个小包,进屋就往四下看,柳絮影也在找。

  王一民和冬梅都知道她俩在找什么,忍住笑,不说。

  “人呢?”卢淑娟一边问着一边向卫生间走去。她还没走到,门忽然开了,从里面欢快地走出来肖光义。他走出来后就向卢淑娟行了一个礼,又向前紧走几步,对柳絮影也鞠了一躬,还叫了声“姐姐”。

  卢淑娟和柳絮影都被惊呆了,她们往后退了两步,几乎同时指着肖光义的腿说:“你的腿,好了?”

  “好了。”肖光义兴高采烈地点着头说,“你们看,我给你们翻个跟头。”说着,他一哈腰,两手往地下一扑,腾一下来了个小翻,双脚从空中翻下来,稳稳当当地落在地毯上,不晃不摇,挺漂亮。

  卢淑娟惊喜地说:“怎么好得这么快?”她的目光不由得落在王一民身上。

  柳絮影也高兴得一拍手,望着王一民说:“你真能圣手回春?”

  还没等王一民张口,冬梅跳过来说:“正是王老师施展的高手!你们没看那快法呢,简直像变戏法儿一样,就这么一二三,再往上一推,好了!看《三国》说华伦是神医,我看王老师和华伦也差不了多少。”

  冬梅说得大家都笑起来。

  王一民忙摆着手说:“可别瞎说了。其实我只是学会几招基本手法。肖光义的伤又是最常见的,伤的时间又没超过十二个小时,是最容易治的了。如果再复杂一点,恐怕我就不行了。”

  这时柳絮影笑指卢淑娟手中的小包说:“早知道你能手到病除何必费这事,淑娟姐费了好大心思偷偷弄来这些治跌打损伤的药,还有药棉花、药布,包了一包。”

  “这些都给我留下吧。”王一民又一指肖光义说,“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光义送出去。他最好能早一点去上学。但是方才我回来的时候看见街口和门口都有蹲坑的特务,让我轰了一下。现在明面上不能有了,可是谁知道他在暗地里会在哪儿又安了眼线。所以一定要想个办法把他安全地送出去。”

  王一民的一席话使大家都陷入深思中。

  停了一会儿肖光义说:“若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就等天黑以后我再从大墙爬出去。”

  王一民摇摇头说:“最好能快点走。”

  这时冬梅忽然眼睛一亮,指着肖光义说:“哎,小姐,您看他像不像秋菊?”

  卢淑娟端详着肖光义。肖光义脸一红,把头扭向一旁去。卢淑娟笑了,点着头说:“侧面更像。”

  冬梅一拍手说:“那样就有个好主意了!”

  屋里的几个人都注视着冬梅。冬梅往前走了一步,低声地说:“一会儿我去把秋菊的衣服偷偷地拿出来几件,挑合适的让他穿上,把脑袋也包上,留出眼睛鼻子嘴就行。然后把小汽车叫出来,当司机就说秋菊病了,发高烧,必须出去看病。若是小姐能领着,我再在旁边一搀扶,就是神仙也看不出来。”

  冬梅刚说到这,柳絮影就一拍手说:“好招儿!好招儿!我也跟你们去,让车开到孔氏医院,把这位假秋菊交给景秀莲,她会很快让他恢复本来面目的。”

  大家听她俩这一说,不由得都乐起来,连肖光义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王一民一边笑着一边点着头说:“冬梅这条男扮女装的妙计很好。但是有几点要注意。第一,最好能给真秋菊安排个屋里活,或者想个别的办法,让她这一天别在外边露面;第二,汽车开出大门,就要注意后面有没有汽车跟踪,如果有,你们可以到孔氏医院下车,但是到医院里面转一圈,要把假秋菊原样不动地拉回来,到晚上再想别的办法出去;第三,如果后面没跟踪的,你们到孔氏医院以后就把家里的汽车先打发回来,然后你们再分别回来。这样就可以不出漏洞了。”

  王一民话声一住,卢淑娟马上点着头说:“好,我们马上分头去办。我去安排秋菊,冬梅去拿衣服,絮影去跟我拿点化妆品,假秋菊得真打扮哪!”

  这时,王一民一拉肖光义笑着说:“好,我们先进卫生间洗个澡吧。”

  大家在笑声中分头行动了。

本文由大奖网app下载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夜幕下的哈尔滨: 73

关键词: 大奖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