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07-13 14:0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奖网app下载 > 文学 > 正文

短篇小说:东山

摘要: 听说东山要办砖瓦厂呢?真的假的啊,你听谁说的啊?怕是真的,我小舅子给王平开车,王平那天喝多了亲口说他姐夫都已经答应他了!啊,王平那小子要干了,那这是八成就是真的了,只是可惜了东山那么好的一片山喽! ...

“听说东山要办砖瓦厂呢?”

“真的假的啊,你听谁说的啊?”

“怕是真的,我小舅子给王平开车,王平那天喝多了亲口说他姐夫都已经答应他了!”

“啊,王平那小子要干了,那这是八成就是真的了,只是可惜了东山那么好的一片山喽!”

“可不是,哎!”

“婶儿,你让大仙儿给看看我要是在这东山开个砖瓦厂能不能发财呗?”

王平一边递上中华烟一边虔诚的问到。

那位被王平叫做婶儿的中年妇女一面伸手接过王平递上的烟一面满脸堆笑的说到:“哎呀,我说大侄子,你看你一身富贵相,这看不看的,这份财也得你发啊,在东山镇东山这块香饽饽除了大侄子你谁能染指啊!”

听了中年妇女的话,王平不自觉的将腰板挺了又挺,结果身躯倒是没有伟岸多少,反倒是那将军肚儿越发的显眼了!

“婶儿你说的倒是在理,可是您老也知道,咱们这从前就流传着东山有山神的故事,我这不是也没谱嘛!”

“还有东山上还埋着不少以前打仗时候打死的当兵的呢!”中年妇女补充到。

“嗯,对,还有这事您也得请大仙儿帮我看看,这活人我能摆平,这死鬼我还真没招啊!”

“嗯,大侄子你放心,等晚上了,我请来大仙儿,一定帮你仔细问问!”

“哎,那谢谢婶啦!”

“婶儿,那没啥事你老先歇着,我那面还有点事还得整一下子,等明天我在来看你!”

王平一边将一打红票子放在炕上一边说着。

中年妇女瞄了瞄红票子,站起身来,一边说着:“大侄子儿你看你这是干啥!”一边将红票子揣到了兜里!

“老板,我从小也听说这东山有山神,你说这东山真有山神啊?”李林一边开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正闭着眼睛眯瞪着的王平说到。

“狗屁,哪来的山神,要是东山真有山神,那这么几年我们在东山上伐木、开荒不他妈早遭报应啦!”

大奖网app下载,王平眼睛没睁,声音倒是不小,显然只是闭着眼睛在想事儿!

“那为啥还要找大仙儿看啊?”

李林有些疑惑。

“你说为啥?全镇的人都听说过东山有山神,山神有没有这事倒是没谱,可是山神的传说可是有鼻子有眼的,我们要是不把这事摆平了,谁还敢安心的在砖瓦厂干活啊!”

“可这和大仙儿有啥关系啊?”李林还是有些疑惑。

“都说你笨呢,只能开车,你想啊,那老婆子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我找她到底是为啥她能不知道啊?甭管东山究竟有没有山神,过几天我们在东山开砖瓦厂这事也得被大仙儿认定是老天爷的意思!”

“哦,这么回事啊!”

李林恍然大悟。

“原来还真是这么回事!”李林仔细一想王平说的的确有道理,只是对于王平,李林心底里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你不就仗着你那二十八的姐姐嫁给了五十一的全捞光做了填房嘛!”

不过一想到全捞光是谁,李林倒也就泄了气,全捞光是谁?东山镇的土皇帝镇长全有德啊!

看着已经鼾声四起的王平,李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妈的,这主意你能想的出来?肯定又是全捞光那老家伙的坏水儿!”

“老婆子,听说今天王平那小子来找你啦?”

刘三一边脱鞋子一边问到。

“嗯,那小子今天来了,来问东山的事!”刘三媳妇答道。

“哎,东山这几年都被那小子祸害完了,原先好大一片树林子,如今呢,砍的和鬼剃头是的!这又要开砖瓦厂,你说这东山是得罪谁了?”

“得罪谁?得罪钱了呗!”刘三媳妇有些漫不经心。

“你是不是又收人家钱了?”刘三有些气恼。

“你瞅瞅你,激头白脸的样,我收人家钱咋了?我不收人家钱你闺女上学花啥,你老妈前年看病拉下的饥荒用什么还?”

一提到这,刘三就不说话了,其实他自己也清楚,就家里的那一亩三分地也就能刨出个吃喝,平时靠着自己四处打工和老婆赚的一点外快也才能勉强贴补家用!

“那既然你都收人家钱了,我们还是问问大仙儿吧!”

刘三一边拿起抹布擦脚一边说到。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事能问大仙儿啊,那王平开砖瓦厂摆明了就是要开的,人家拿你当个豆包你还真拿自己当干粮啊?人家为什么给你钱,还不是就是想听几句好话,安抚安抚人心啊!”

“那你说咋办?”

“咋办咋办!哪次不都是我来办,这事你就别管了!”

刘三长长的唉了一声,拿出枕头枕了上去!

“刘婶儿,你说东山还必须要动土,这是咋回事啊?”

“恩呢,可不是,昨天王平那小子来找大仙儿看看东山那适合不适合建砖瓦厂,我原本还寻思呢,你说都说东山有山神,山上动不得土,这建砖瓦厂不是更不行?”

“可不是咋的,自打我嫁进东山就听说了,连家里老了人也都埋在东山山跟上不往山里面埋!”

“就是,可是一想人家王平也是特意来一趟,我也不能不给问问大仙儿是不是?”

“也是!”

“昨天晚上了,我和你刘叔烧上香,费了好大劲才把大仙儿请下来,请下来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事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啊!”

“咋不一样?”

“昨天晚上居然请来了长虫爷,你说这平时下来的都是胡爷黄爷,这长虫爷还是第一次呢!”

“啊!那长虫爷咋说?”

“说呀,咱这东山原也是一条龙脉,一天长虫爷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地方,一看这里的好风水,就留在这个地方修炼,可是随着修炼的时间越来越长,在无意间,长虫爷竟然将龙脉吸收炼化了!”

“啊?龙脉也能炼化?”

“可不是,这炼化龙脉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啊,老天爷当时就震怒了,一气之下将长虫爷压在了东山之下,说东山不除永不脱身哩!长虫爷被压在了东山下,脾气自然越来越暴躁,这才会在东山上兴风作雨的,才有了东山山神的传说!”

“啊,原来是这样的,那长虫爷的意思是我们要是在东山建砖瓦厂,取土烧砖,慢慢的长虫爷就会脱身啦?”

“嗯呢,长虫爷就是这个意思,长虫爷脱身之后怕是就要得道位列仙班啦,那时候还不保佑我们这一方风调雨顺?”

“那必须的!”

“老板,还真别说,那刘三媳妇还真有两下子,这才几天啊,整个东山镇就传遍了是山神爷让我们在东山破土建厂的消息,这厂里招工都不用宣传,这不,还有亲戚托我跟您说说,问问能不能进厂的呢!”

李林一边给王平点烟,一边说着。

“那是,这东山以后就是我们的喽!”

“哦,对了,告诉你那个亲戚,等厂里动工前一天就来报到吧!”

“哎,谢谢老板!”

“唉!这东山啊,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啊!”刘三一边看着鲜红鲜红上下乱飞的鞭炮皮一边暗暗的想着!

四月初六,挂历上写着:宜破土动工添砖加瓦。

东山砖瓦厂终于开始建了!

“老板、老板,不好啦,出事啦!”

王平昨天晚上在镇上的玉兰香喝多了,到中午了还没睡醒,就见李林火急火燎的进屋来了!

“咋回事,一惊一乍的?”

“老板,不好了,砖瓦厂工地上又出事了!”

“出啥事啦,你说清楚!”

“今天早上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条大蛇,有碗口那么粗!”

“啥,挖出了大蛇?那蛇呢?”

“蛇已经死了,挖出来的时候就死了,现在大家伙都在传,说是我们建造砖瓦厂的地址选在了长虫爷的老巢,这长虫爷被压在东山年头太久远了,忽然之间遇了外气,受了惊吓死啦!”

“开车,去看看!”

王平刚一进入厂区,就看见了一条两三米长碗口粗的大蛇趴在了一个坑里,周围围了一圈工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王平一眼就看见了正蹲在地上默默抽烟的刘三。

“叔,这事咋回事哩,我婶不是说这在东山建厂这事是长虫爷的意思吗?现在咋还出这种事了,这可咋办啊?”

王平悄悄的将刘三拉到了一边。

刘三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劣质的香烟呛得刘三忍不住有些咳嗽。

刘三看了看王平,显然现在王平也有些手足无措,虽然这几年王平因为他姐夫的原因发了财在东山镇也有些作威作福,可是王平毕竟也是东山镇土生土长的人,从小也听惯了东山镇有山神的故事,这忽然间要面对这样的事,多少也是有一些心里没底的!

“唉!”刘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大侄子,不瞒你说,这怕是大事啊,我们怕是得罪了东山的山神啦!”

“叔,咋回事啊,你可别吓唬我啊!”

“唉,这事也怪我,那天请大仙儿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想,你说平日里请下来的都是胡爷黄爷,怎么偏偏那天就请下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长虫爷呢?”

“怕是我们都着了那条大蛇的道了!那条大蛇怕是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压在了东山下,被山神监管着,这次它偷偷的下来,就是引诱我们放它出来哩!”

“啊?叔你说东山还有山神,这大蛇不是东山山神啊?”

“怕是这样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

“这山神也怕是拿大蛇警告我们呢,我看啊,我们还是赶紧将工程停下来吧,这东山上不能动土,可是从祖辈传下来的呀!”

“哎,可是这工程都已经开工了啊!”王平有些不甘心。

“不管这工程干不干下去,我是不敢再干了,大侄子,你再找个泥瓦匠吧,叔实在是不敢再干啦。你看这才开工半拉月,叔我受伤了几回?这工地上不是老有人拉的连床都起不来?”

刘三将烟头踩了又踩,慢慢的走开了!

“老板,这活我们没法干了!”

“是啊,老板,这话我们真没法干了!”

王平刚一到人堆前面,工人们就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嘴的说了起来。

王平有些头大,接二连三的事情让王平也有些不得不相信东山动不得土的传说了!

“妈的,不干了,我王平在东山镇干点什么还不挣钱,非得整着砖瓦厂干啥!”

“你听说了吗?市里民俗文化发掘保护小组要来东山了!”

“来东山干啥啊,咱东山还有啥文化啊啥的啊?”

“听说是研究啥萨满文化啥的!”

“啥是萨满文化啊?”

“这我哪知道啊!”

“万物皆有灵性!”刘三不住的回味着这话。

喧闹了一整天的屋子终于随着市里民俗文化发掘保护小组的离开而安静了下来。

“老头子,你想啥呢想的那么入神?”

“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大仙儿!”

“那是迷信!”

刘三媳妇有些心不在焉。

“我知道你这么多年跳大神只是为了补贴家用!”

刘三媳妇低着头,没有说话。

“其实我也不信!”

刘三媳妇有些吃惊的看着刘三。

“你知道我们家跳大神是老辈传下来的,我从小就看着老辈人跳,可我还是不相信,但是我相信一点,这些山啊树啊物啊啥的也都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你待它好对它恭敬太就会对你好给你回报!”

“嗯,那以后我们不跳了!”

“不,我们还要继续跳下去!”

“啥?”刘三媳妇好像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准备开个农家乐,我们表演跳大神,没听今天市里的领导说这是艺术,这是萨满教仅存的一点表现形式了!”

“你要通过这个来告诉人们不要迷信?”

“嗯,还要告诉人们尊重自然!”

“三叔,这几天身体好点没?”

“我身体挺好的啊,怎么这么问呢?”

“那我上次在城里看见你从药店出来,刚要和你打招呼,就见你背个袋子不知道背个啥玩意上了车!”

“啊,你说那次啊,对,对,我是有点不舒服,到城里买点药,现在早好了!”

“啊,对了三叔,上次你背的那是啥啊,我看着咋还圆滚滚的还动呢?”

“没啥,没啥!”

本文由大奖网app下载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东山

关键词: 大奖网app下载 东山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