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 2019-09-28 12: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奖网app下载 > 文学 > 正文

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卷三百七十四·灵异

鳖灵 玉梁观 湘穴 耒阳水 孙坚得葬地 聂友 八阵图 海畔石龟 钓台石

汾州女子 波斯王女 程颜 文水县坠石 玄宗圣容 渝州莲花 玉马 华山道侣

郑仁本弟 楚州僧 胡氏子 王蜀先主 庐山渔者 桂从义 金精山木鹤 卖饼王老

桃林禾 王延政 洪州樵人

鳖灵

鳖灵于楚死,尸乃溯流上。至汶山下,忽复更生。乃见望帝,望帝立以为相。时巫山瓮江蜀民多遭洪水,灵乃凿巫山,开三峡口,蜀江陆处。后令鳖灵为刺史,号曰西州皇帝。以功高,禅位与灵,号开明氏。

玉梁观

汉武帝时,玉笥山民,感山之灵异,或愆旱灾蝗,祈之无不应。乃相谓曰:可置一观,彰表灵迹。既构殿,缺中梁一条。邑民将选奇材,经数旬未获。忽一夜,震雷风裂,达曙乃晴。天降白玉梁一条,可以尺度,严安其上,光彩莹目。因号为玉梁观。至魏武帝时,遣使取之。至其山门,去观数里。亭午之际,雷电大镇,裂殿脊,化为白龙,擘烟雾而去,没观之东山下。晋永嘉中,有戴氏,不知其谁之子,每好游岩谷。偶入郁木山下,见两座青石,搘指一条白玉梁于岩下。戴氏俯近看之,以手扪摸其上,见赤书五行,皆天文云篆。试以手斧敲之,声如钟,又如隐雷之声,鳞甲张起。戴氏惊异,奔走告人。再求寻之,不知其所。唐大历初,有无瑶黄生,因猎亦见。后数数有人见之,皆隐而不闻于人。自玉梁飞去后,其处莫能居之,皆为猛兽毒蛇所逼。

湘穴

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卷三百七十四·灵异。湘穴中有黑土,岁旱,人则共壅水,以塞此穴。穴淹则大雨立至。

耒阳水

耒阳县有雨濑。此县时旱,百姓共壅塞之,则甘雨普降。若一乡独壅,雨亦遍应。随方所祈,信若符刻。(出盛弘之《荆州记》)

孙坚得葬地

孙坚丧父,行葬地。忽有一人曰:君欲百世诸侯乎,欲四世帝乎?答曰:欲帝。此人因指一处,喜悦而没。坚异而从之。时富春有沙涨暴出。及坚为监丞,邻党相送于上。父老谓曰:此沙狭而长,子后将为长沙矣。果起义兵于长沙。

聂友

新淦聂友少时贫。尝猎,见一白鹿,射中后见箭著梓树。(原阙出处。明抄本作出《宣室志》,今见《说郛》二五《小说》引作《怪志》)

八阵图

夔州西市,俯临江岸,沙石下有诸葛亮八阵图。箕张翼舒,鹅形鹳势,象石分布,宛然尚存。峡水大时,三蜀雪消之际,澒涌混瀁,可胜道哉。大树十围,枯槎百丈,破磑巨石,随波塞川而下。水与岸齐,人奔山上,则聚石为堆者,断可知也。及乎水落川平,万物皆失故态。唯诸葛阵图,小石之堆,标聚行列,依然如是者。仅已六七百年,年年淘灑推激,迨今不动。

海畔石龟

海畔有大石龟,俗云鲁班所作。夏则入海,冬则复止于山上。陆机诗云:石龟常怀海,我宁忘故乡?

又 临邑县北,有燕公墓碑,碑寻失,唯趺龟存焉。石赵世。此龟夜常负碑入水,(水字原阙,据明抄本补。)至晓方出。其上常有萍藻。有伺之者,果见龟将入水。因叫呼,龟乃走,坠折碑焉。

钓台石

大业七年二月,初造钓台之时,多运石者。将船兵丁,困弊于役,嗟叹之声,闻于道路。时运石者,将船至江东岸山下取石,累构为钓台之基。忽有大石如牛,十余,自山顶飞下,直入船内,如人安置,船无伤损。

大奖网app下载,汾州女子

隋末筑汾州城,惟西南隅不合,朝成夕败,如此数四焉。城中一童女,年十二三。告其家人云:非吾入筑,城终无合理。家人莫信,邻里哂之。此后筑城,败如初。童女曰:吾今日死,死后瓮盛吾,埋于筑处。言讫而终。如其言瘗之,瘗讫,即板筑,城不复毁。(出《广古今五行记》)

波斯王女

吐火罗国缚底野城,古波斯王乌瑟多习之所筑也。王初筑此城,即坏。叹曰:吾今无道,天令筑此城不成矣。有小女名那息,见父忧恚,问曰:王有邻敌乎?王曰:吾是波斯国王,领千余国。今至吐火罗中,欲筑此城,垂功万代,既不遂心,所以忧耳。女曰:愿王无忧,明旦令匠视我所履之迹筑之,即立。王异之。至明,女起步西北,自截右手小指,遗血成踪。匠随血筑之,城不复坏。女遂化为海神,其海至今犹在堡下,水澄清如镜,周五百余步。

程颜

程颜税居新昌里,调选不集,贫而复病。有老妪谓曰:君贫病,吾能救之,复能与君致妻。言讫而去。是夜三更,果有人云,陈尚令持礼来。颜莫测其由,开关,乃送绫绢数十束。颜问陈尚何人也,使者曰:医也。乃附药一丸,令带之能愈一切疾。颜带之,果疾愈。数日后,夕有大旋风入颜居。须臾风定,见担舆三乘,有一女,三青衣从之。问其故,曰:越州扶余县赵明经之女,父母配事前扶余尉程颜,适为大风飘至此。颜无所遣,因纳之。既而以其事验之,信然。而越州自有人,与颜姓名同。

文水县坠石

唐贞观十八年十月,文水县天大雷震,云中落一石下,大如碓觜,脊高腹平。县丞张孝静奏,时有西域摩伽筜菩提寺长年师到西京。颇推(推原作持。据明抄本改。)博识。敕问之,是龙食,二龙相争,故落下耳。

玄宗圣容

玄宗皇帝御容,夹苎作。本在周至修真(修真原作县贞。据明抄本改。)观中。忽有僧如狂,负之,置于武功潜龙宫。宫即神尧故第也,今为佛宇。御容唯衣绛纱衣幅巾而已。寺僧云:庄宗入汴,明宗入洛,洎清泰东赴伊(伊原作依。据明抄本改。)瀍之岁。额上皆有汗流。学士张沆,尝闻之而未之信。及经武功,乃细视之,果如其说。又意其雨漏所致,而幅巾之上则无。自天福之后,其汗遂绝。高陵县又有神尧先世庄田,今亦为宫观矣。有柏树焉,相传云,高祖在襁褓之时,母即置放柏树之阴,而往饷田。比饷回,日斜而树影不移,则今柏树是也。史传不载,而故老言之。

渝州莲花

渝州西百里相思寺北石山,有佛迹十二,皆长三尺许,阔一尺一寸,深九寸,中有鱼文。在佛堂北十余步。贞观二十年十月,寺侧泉内,忽出红莲花,面广三尺。游旅往还,无不叹讶,经月不灭。昔齐荆州城东天子井,出锦。于时士女取用,与常锦不异,经月乃歇。亦此类也。

玉马

沈傅师为宣武节度使。堂前忽马嘶,其声甚近,求之不得。他日,嘶声渐近,似在堂下。掘之,深丈余,遇小空洞。其间得一玉马,高三二寸,长四五寸,嘶则如壮马之声。其前致碎朱砂,贮以金槽。粪如绿豆,而赤如金色。沈公恒以朱砂喂之。

华山道侣

处士元固言,贞元初,尝与道侣游华山。谷中见一人股,(股原作服,据《酉阳杂俎》十改。)袜履甚新,断处如膝头,初无痕迹。

郑仁本弟

唐大和中。郑仁本表弟,不记姓名。常与一王秀才游嵩山,扪罗越涧,境极幽夐,忽迷归路。将暮,不知所之。徙倚间,忽觉丛中鼾声。披榛窥之,见一人布衣,衣甚洁白,枕一袱物,方眠熟。即呼之曰:某偶入此径,迷路,君知向官道无?其人举首略视,不应复寝。又再三呼之,乃起坐,顾曰:来此。二人因就之,且问其所自。其人笑曰:君知月七宝合成乎?月势如丸,其影多为日烁。其亚处也,常有八万二千户修之。子即一数。因开袱,有斤凿事。玉屑饭两裹,授与二人曰:分食此,虽不足长生,无疾耳。乃起,与二人指一歧径,曰:但由此,自合官道矣。言已不见。

楚州僧

楚州界内小山,山上有室而无水。僧智一掘井,深三丈遇石。凿石穴及土,又深五十尺,得一玉。长尺二,阔四寸,赤如榴花。(榴花二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每面有六龟子,紫色可(紫色可三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爱,中若可贮水状。僧偶击一角视之,遂沥血,半月日方止。

胡氏子

洪州胡氏子,亡其名。胡本家贫,有子五人,其最小者,气状殊伟。此子既生,家稍充给。农桑营赡,力渐丰足。乡里咸异之。其家令此子主船载麦,溯流诣州市。未至间,江岸险绝,牵路不通。截江而渡,船势抵岸,力不制,沙摧岸崩。穴中得钱数百万,乃弃麦载钱而归。由是其家益富,市置仆马,营饰服装。咸言此子有福。不欲久居村落,因令来往城市。稍亲狎人事。行及中道,所乘之马跪地不进。顾谓其仆曰:船所抵处得钱,今马跪地,亦恐有物。因令左右副斫之。得金五百两。赍之还家。他日复诣城市,因有商胡遇之,知其头中有珠,使人诱而狎之,饮之以酒,取其珠而去。初额上有肉,隐起如球子形,失珠之后,其肉遂陷。既还家,亲友眷属,咸共嗟讶之。自是此子精神减耗,成疾而卒,其家生计亦渐亡落焉。

王蜀先主

唐僖宗皇帝,播迁汉中,蜀先主建为禁军都头。与其侪于僧院掷骰子,六只次第相重,自幺至六。人共骇之。他日霸蜀。因幸兴元,访当时僧院,其僧尚在。问以旧事,此僧具以骰子为对。先主大悦,厚赐之。

庐山渔者

庐山中有一深潭,名落星潭,多渔钓者。后唐长兴中,有钓者得一物,颇觉难引,迤逦至岸。见一物如人状,戴铁冠,积岁莓苔裹之。意其木则太重,意其石则太轻,渔者置之潭侧。后数日,其物上有泥滓莓苔,为风日所剥落,又经雨淋洗,忽见两目俱开,则人也。歘然而起,就潭水盥手靧面。众渔者惊异,共观之。其人即询诸(询原作语。诸字原空阙,据明抄本改补。)渔者,本处土地山川之名,及朝代年月甚详审,问讫,却入水中,寂无声迹。然竟无一人问彼所从来者。南中吏民神异之,为建祠坛于潭上。

桂从义

池阳建德县吏桂从义,家人入山伐薪,常所行山路,忽有一石崩倒。就视之,有一室。室有金漆柏床六张,茭荐芒簟皆新,金翠积叠。其人坐床上,良久,因揭簟下,见一角柄小刀,取内怀中而出。扶起崩石塞之,以物为记。归呼家人共取。及至,则石壁如故,了无所见。

金精山木鹤

虔州虔化县金精山,昔长沙王吴芮时,仙(仙字原阙,据明抄本补。)女张丽英飞升之所,道馆在焉。岩高数百尺,有二木鹤,二女仙乘之。铁锁悬于岩下,非榜道所及,不知其所从。其二鹤,恒随四时而转,初不差忒。顺义道中,百胜军小将陈师粲者,能卷簟为井,(井原作牛,据明抄本改。)跃而出入。尝与乡里女子遇于岩下,求娶焉。女子曰:君能射中此鹤目,即可。师粲即一发而中,臂即无力,归而病卧。如梦非梦,见二女道士,饶床而行。每过,辄以手拂师粲之目,数四而去。竟失明而卒。所射之鹤,自尔不复转,其一犹转如故。辛酉岁,其女子犹在。师粲之子孙,亦为军士。

卖饼王老

广陵有卖饼王老,无妻,独与一女居。王老昼日,自卖饼所归家,见其女与他少年共寝于北户下。王老怒,持刀逐之,少年跃走得免。王老怒甚,遂杀其女。而少年行至中路,忽流血满身。吏呵问之,不知所对。拘之以还王老之居,邻伍方案验其事。王老见而识之,遂抵罪。

桃林禾

闽王审知,初为泉州刺史。州北数十里,地名桃林。光启初,一夕,村中地震有声,如鸣数百面鼓。及明视之,禾稼方茂,了无一茎。试掘地求之,则皆倒悬在土下。其年,审知尅晋安,尽有瓯闽之地。传国六十年。至于延羲立,桃林地中复有鼓声。时禾已收,惟余梗在田。及明视之,亦无一茎。掘地求之,则亦倒悬土下。其年,延羲为左右所杀,王氏遂灭。

王延政

王延政为建州节度,延平村人夜梦人告之曰:与汝富,旦入山求之。明日入山,终无所得。尔夕,复梦如前。村人曰:旦已入山,无所得也。其人曰:但求之,何故不得?于是明日复入。向暮,息大树下,见方丈之地独明净,试掘之,得赤土如丹。既无他物,则负之归。饰(饰字原阙,据明抄本改。)以墙壁,焕然可爱。人闻者,竞以善价。从此人求市。延政闻之,取以饰其宫室,署其人以牙门之职。数年,建州亦败。

洪州樵人

洪州樵人,入西山岩石之下。藤萝甚密,中有一女冠,姿色绝世,闭目端坐,衣帔皆如新。众观之不能测,或为整其冠髻,即应手腐坏。众惧散去。复寻之,不能得。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大奖网app下载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广记·卷三百七十四·灵异

关键词: 大奖网app下载 太平广记 古典文学 卷三